【独家】歌台盛行 戏班没落 “五方元帅”短剧酬神

【独家】歌台盛行  戏班没落 “五方元帅”短剧酬神
独家报道:王顺荣

【独家】歌台盛行  戏班没落 “五方元帅”短剧酬神

神坛或中元节已不再礼聘传统大戏酬神。

“五方元帅”酬神短剧出现,力挽传统戏班没落的窘境。

神坛组织在庆祝神诞,以及各街区在庆赞中元时,礼聘传统戏班演梨酬神的情况渐少,反而聘请时尚的歌台或歌剧团表演。在传统的酬神意义大减下,有业者动脑筋扭转劣势,以复兴传统戏班没落的窘境,自创“五方元帅”酬神短剧,借以弥补没有戏班助兴的窘境和遗憾。

【独家】歌台盛行  戏班没落 “五方元帅”短剧酬神

中掌班(布袋戏 )也是保存和传承酬神文化的方式。

神诞聘请传统戏班如潮剧、歌仔戏,甚至粤剧等演梨酬神是过去酬神必备的重要戏码,甚至在上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仍依据传统形式盛行。不过,近20世纪时,酬神的戏班日渐没落,被时尚的歌剧台渐渐取代。

在歌台步步进逼的当儿,戏班原本还可腾出时间做短暂的歌唱节目抗衡,惟最终还是时不我与而节节败退。目前,我国仅存的福建戏班寥寥无几。

据悉,酬神戏班没落的原因主要相信是收费比歌台昂贵所致,以致许多神坛组织都转向聘请歌台多过戏班,有些是把戏班缩减天数,更有些直截了当只聘请歌台助兴;甚至有些更“变本加厉”穿插“骚星”或“艳星”表演,与酬神意义背道而驰。

【独家】歌台盛行  戏班没落 “五方元帅”短剧酬神

林锋安:顺应市场需求

风采娱乐机构总执行长林锋安接受《》访问时指出,为弥补一些未能聘请戏班酬神单位的不足,他自创“五方元帅”酬神短剧,以便神坛有古装式的酬神戏,不失庆典意义。

他透露,“五方元帅”是45分钟的酬神短剧,收费1000令吉左右,演员由戏班组成。此举除了可以满足神坛贺寿酬神的意愿,也顺应市场需求,也借此让他们赚外快。   

林锋安说,“五方元帅”贺寿酬神戏深获街区理事会的青睐,此项配套在去年共接到12项聘请;今年已有多组预订,相信会有更多街区对“五方元帅”贺寿酬神戏兴趣。

【独家】歌台盛行  戏班没落 “五方元帅”短剧酬神

时尚歌台的价格不高,渐受街区和神坛组织的欢迎。

他表示,礼聘戏班演梨酬神的传统应该注重和保留,因为大多戏班都会穿插祭神礼仪,大戏的演译更合乎酬神意义,也传承文化。

他说,以前神坛组织是以礼聘戏班演梨酬神为重,即使无法负担,也会聘请中掌班(布袋戏)或木偶戏(扯傀儡),致力保存和传承酬神文化。

林锋安说,戏班今年的收费比去年同时期调涨,分别为潮剧介于4000至4500令吉,福建班(歌仔戏)则为3000至3800令吉不等,即使是本地的福建班也叫价2600至3000令吉。  

“反之歌台收费为小台(面积20尺X20尺)收费1200至1600令吉;大台(面积30尺X30尺)收费2200至3000令吉。”

林炎葵:收费高昂街区神坛无能力聘请

【独家】歌台盛行  戏班没落 “五方元帅”短剧酬神

槟州中元联合会主席拿督林炎葵受访时表示,街区神坛并非不聘请传统戏班酬神,只因马币贬值、经济节节败退,无能力聘请收费高昂的泰国或中国戏班。

不过他说,还是有不少庆赞中元单位坚持礼聘戏班的传统,只是碍于财务问题而把天数减少,或聘大戏2天、歌台2天,抑或聘请中掌班、露天电影配合。  

他指出,在中元联合会积极号召和推动下,街区神坛礼聘戏班的情况已有上升的趋势;不过问题是现今戏班已少,确实难以礼聘。

“聘请歌台是因为较灵活,台型可依据能力要求可大可小,其次是演唱的歌手众多,又可以一晚跑数个歌台,因此不难聘请;反之戏班一落脚,就只能在一个地方演出。”